天光

【洋灵】常伴左右

春季限定少女:

一发完   he   4000+   流水账纪实向   xxj文笔

梗来自哥哥迪士尼日常里开玩笑的一句我不能保护你

勿上升真人×3

弟弟生日倒计时29天~




——————————————————————————————




李英超还有30天就要成年了。




坤音上下忙着他们四个日常行程的同时还在紧张筹备着,给18岁的灵超过一个特别的生日,这个15岁就只身来到坤音的孩子是被这帮人看着长大的,如今孩子马上长大了,大家看起来比李英超自己都激动。




除了,李振洋。




李振洋最近很反常,本来就长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冷着脸不笑更是自带别惹我的弹幕,四个人都在为卫视的跨年晚会没日没夜的排练着。累的不行,终于挨到休息的时候,李英超去折腾可怜的编舞老师,岳岳感叹一句年轻真好便坐在已经休息的李振洋边上,用膝盖碰了碰李振洋的腿,“洋洋,你最近怎么了?状态不对啊”李振洋什么也没说,斜眼看了一眼岳岳,拿起地上的矿泉水灌了自己半瓶。




李振洋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了,按理说李振洋应该是开心的,自己养的小崽子终于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了,这是属于李振洋的养成,养成结束不是都是开心大过难受的吗?他怎么有种被扔下的感觉?其实李英超的各种行为都显示这个孩子越来越成熟了。他会帮哥哥们挡采访中藏着的不友好,会在李振洋怕摸恐怖箱时伸出自己的手挡住他的眼睛,是一个胃疼也默默坚持完成工作的大人了,在有人以恶语相向时都知道如何自己调节,李英超在成为王的路上不断前行。没有一刻松懈。其实李振洋一直都清楚啊,一个15岁离家的孩子怎么可能那么脆弱,怎么可能不知道为人处世,训练那么苦李英超连哭都没当着他们的面哭过。后来一切的有恃无恐,一切的皮都是因为他真的把他们三个当成了家人,是可以在彼此世界随意撒野的亲人。




李振洋感觉到弟弟越来越不需要自己,这种感知让他难受,这个孩子长大了呀,坤音在某些方面管他们并不严,李振洋是见识过饭圈撕起来的,会有不理智的粉丝说他们只是同事关系,哪有那么多兄弟情深。李英超还和他开玩笑说:“洋哥!我们只是同事诶!你说秦姐这算不算雇童工!”李振洋把手边的葡萄摘下来喂了李英超一个,骂着说:“你看看哪个同事像洋哥这么对你啊!小没良心的,”“略略略~”李英超吐着舌头跑回自己房间,李振洋想不出如果不能保护李英超自己与其他的工作人员同事有什么区别,他的焦虑无处诉说,他不想和别人一样,小弟成年他没有理由像现在这样保护这个弟弟了,宠着一个成年人在男人的世界里不符合逻辑,李振洋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在李英超心里的位置,如果可以,他希望弟弟不要做大人,弟弟一直做弟弟就好了,他愿意一直保护他,做他的骑士。可现在小王子要成为王,不需要骑士保护了,骑士该怎么办啊!




一天的训练终于结束了,四个少年身披星光回家,累了一天的四个人没有正形的摊在车上,卜凡看了一眼弟弟“弟弟,马上过生日了你想要什么啊!你凡哥给你安排!”卜凡想不出送小孩什么东西,虽然卜凡很少说但是他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个弟弟,谁身边有这样一个长得好看,会撒娇又努力的孩子会不喜欢呢?岳明辉在旁边怼卜凡:“哪有送礼物还问人家的!儿子,你等着,妈妈送你的东西你肯定喜欢!”李振洋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句话也没说。




回到家李英超吵着要吃东西,凌晨吃东西的行为收到了来自卜的怨念,卜凡一边骂弟弟,一边回房间躲开煮面的香气,岳岳担心第二天水肿也回房间休息了,一下子客厅就剩下李振洋和李英超两个人,凌晨的屋子里格外安静,锅里的面还在咕噜,给客厅带来烟火气,等面熟的空档,李英超打破沉默:“李振洋儿,我过生日你想好送什么了吗!我不喜欢可是要翻脸的!”“你洋哥什么时候委屈过你,你个小崽子吃完你洋哥的就忘!哪一次你想要什么你洋哥没给你买?你这一次想要什么?”李英超想了想“我要什么你给什么?”李振洋心里颤了一下,他分不清自己对这个孩子接下来的话有什么期待,这句话太过暧昧,李振洋不敢接,他看着自己溺死在这段感情里面,连自救的意识都没有,越陷越深,可他他甘之如饴。李振洋期盼小孩说出自己想要的那个礼物,也害怕小孩先于自己戳破两人的关系,他觉得自己被岳明辉传染了,做人磨磨唧唧唠唠叨叨的,小孩和他要什么他都会不带一点犹豫地拿来给他,自己一颗真心都给了这个小孩,任他处置,还有什么不行?




“我想跳伞!”李英超捞出锅里的面,语气中藏不住的雀跃。




“不是早就说好要陪你去英国跳伞了吗?签证都办好了,这算什么想要的。”李振洋藏起自己心中的失落漫不经心地说。




“不是我自己跳,是你陪我跳!”李英超端着面毫无形象地吃了起来。




李振洋觉得自己的失落瞬间消失,火一下子到了嗓子眼。他收回自己刚刚脑子里自我小剧场矫情的一段,小孩要什么给什么,小孩这是要他命!惜命如李振洋,恐高如李振洋,胆小如李振洋,跳伞这项运动就是和他过不去,李英超就是故意的,要不是他在吃东西,小崽子才长的肉不能再瘦回去了,李振洋一定把碗摔了打他一顿。让小孩知道成年人的世界有多可怕。




“我给公司省点钱,跳一次可贵了,你是不是觉得公司有钱了,就这么祸害,你可别整这些不能行的了!要折腾你折腾老岳和凡子去!吃完睡觉!”




李振洋自动忽略了自己身后挑衅的声音,自然也没听到李英超小声嘟囔的那一句“那能一样吗~”,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李英超是李振洋例外的例外,他打破了20多年来李振洋生活的规则和标准,在他的世界横冲直撞,在每一个角落留下自己的痕迹,他默认小孩的一切放肆,李振洋觉得自己栽了。他觉得既然这是小孩18岁的生日愿望,那自己自然是要陪着小孩疯一次的。




往后的几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年末的跨年对他们而言是很好的出圈机会,他们四个心知肚明,比之前更大强度的训练带来的疲惫冲散李振洋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或者说给了李振洋逃避的理由。

眨眼间就到了12月31日。




跨年夜在任何人心中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这一天一起过的人好像一起走过一年,他们一起走过三个年头了,16年初识到现在,这是第一次在舞台上过的跨年,那些黑暗中摸索前行的日子终于相互支撑熬过来了,生活朝着他们追逐的方向越来越好的发展。零点所有演出人员上台一起倒数,李英超站在李振洋的边上看着LED屏幕上倒数的数字,他可以看到他洋哥哥眼中的光,他们本来就站在角落不怎么被看到的地方,李英超看着数字变化到1,默默用小拇指勾住李振洋习惯翘起的小拇指,,在全场欢呼中看向李振洋,带着光的眼睛让人无法挪开目光,“李振洋,你又陪了我一年。”“还会一直陪着你的,新年快乐小弟。”2019年的第一秒,两个人活在对方的目光中,勾住的小指没有人主动松开。




喜欢一个人哪有藏得住的道理呢?哪有那么多天生热情,哪有那么多感情愚钝,被爱的都会感知,那些不知道也不过是装作不知道想一直沉浸在被爱的幸福里的孩子把戏,李英超知道李振洋对自己的好与别人的不一样,岳妈妈对自己也很好,是那种无条件的宠爱;卜几几对自己也很好,是哥哥对弟弟时刻护着的感情,李振洋不一样,李振洋陪他闹,会抢他东西,也会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感知他的情绪,不是一味宠爱,不是时刻保护,是跳脱出这些的,陪伴。他都知道,他只是不说,如今,他马上就是个大人了,当然要勇敢一点,往前迈一步。




他们回酒店已经是凌晨一点半的事了,街上已经没有跨年夜的热闹,街道还残留着疯狂的痕迹,车上没有人说话,李振洋和李英超默契的没有提偷偷勾起的手指和倒计时的对视,李振洋很乱,七岁之差让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比小弟想的更远,承担更多,他不能和这个孩子一样胡闹。大的那个总是要负更多的责任。特别是李英超现在还像个二傻子一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给李振洋一种自己在卖孩子的错觉,他现在清楚的是,自己不能再逃了。




他们回到酒店便各回各的房间准备睡了,第二天还要赶早班机回北京转飞英国,公司准备给弟弟办一个小型的生日会,弟弟想把自己跳伞的过程剪成VCR送给粉丝,所以他们要先一步到英国跳伞,这种事情一家人自然要整整齐齐,李英超一路上开心的不行,跳伞算是他一直最想做的事情了,加上年轻,时差什么的完全没在怕的。岳岳这一次算是回到英国,自然也很激动,只是这一次时间仓促,他们来不及好好在英国玩一圈,就得回国,李振洋在看到直升飞机之前都能保持自己的大模气质,看到直升飞机后便不是他了,岳明辉表示脸都丢到英国来了,大家连哄带骗的把他弄上直升飞机,升到既定高度准备跳伞,他们四个说好按照年龄顺序往下跳。岳岳先跳,小弟最后,跳下的一瞬间,李英超的脑子其实是空的,你没办法想太多,当降落伞打开时,降落的速度慢了下来,李英超看到了地球的弧度,是满眼的蓝色绿色的世界,他很庆幸这样的风光李振洋也看到了,这一刻他有了长大的实感。




四个人降落在了不同的地方,李振洋和李英超在沙滩上,卜凡和岳岳则在一片草坪上,李英超再次感谢命运,这样的独处机会在刚刚感受过跳伞的刺激之后显得格外珍贵。李振洋显然还在恐惧中没有回过神,立起的呆毛也不整理跑去找小弟,被小弟嘲笑了一番,李振洋自然不会就那样被嘲笑,也不管是在哪里,抓过小弟一顿揍。其实有点人气之后他们很少有这样的肢体接触了,粉丝之间会吵的不可开交,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索性就收敛自己,这是做一个偶像的代价,他们不得不接受。




李英超笑了一会渐渐收起笑容,看着李振洋:“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在生日的时候跳伞吗?”,李振洋看着小弟严肃的表情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因为我觉得死过一次之后才知道怎样活着。”李振洋觉得小弟突然长大了,是勇敢的在万众瞩目之下勾起他小拇指的勇敢弟弟,是向死而生的坚韧少年,是他想一直守护的小太阳。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非得拉着你来跳伞吗?”李英超停下脚步,本来就是没什么人的海滩,只有他们两个的声音,李英超话音刚落就只能听到海浪声,海洋蕴藏着隐秘的力量,一浪一浪敲在李振洋心上。




“因为我觉得如果真的是死一遍的话,你得在我身边。”




“过生日呢!说什么死不死的。”




“李英超,不管发生什么,你想干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你洋哥一直罩着你!”




李振洋已经沦陷了,他不想再逃了,小弟已经那么勇敢的站在他面前,管他未来如何,这一刻我在你目光所及之处,就够了。




“小弟,你呢?愿不愿意一直和你洋哥混啊!”




李英超笑了,眼中绽开光芒,像是太阳洒在海水里的一颗颗星星,本就是个耀眼的少年,此刻更是让李振洋心里化出一汪水,伸手摸了摸李英超的头,本来被安全帽压扁的头发被李振洋揉的乱七八糟,像个炸了毛的小老虎。




李英超少有的被摸了头没生气,往前站了一步,踩在李振洋的鞋上,勾着他哥的脖子在唇上点了一下便跑开了,边跑边喊“李振洋,你鞋脏了!略略略~”少年的笑声掩藏在海浪的声音里,撞进李振洋的心里,轻度洁癖李振洋,被踩了鞋也没有生气,




“李英超你别被我逮到!你被我抓着你就完了!”




李振洋向那个已经快消失在他视线范围的背影跑去。




管他未来如何呢?




现在你在我身边。





有些地方经不起推敲,就是没事自己瞎写着玩的,大家别在意啊~




我心里小弟就应该是一个坦坦荡荡虎虎的小朋友所以可能和一些宝贝的想法不一致~




大家看个开心啊!还是要继续爱他们啊~




下一个梗大概是我最喜欢的破镜重圆~




在线许愿小宝顺利跳伞,完成心愿!



「锤基/双豹/海王兄弟」护弟者联盟 - 一发完结/搞笑小甜饼

我要笑死了


纪翌:

又名《超英学院家长会》。一个漫威和DC的沙雕cross。十分OOC。


CP:锤基、killchalla、authurm


————————


感谢各位在繁忙的工作中抽空来到学校,请各位先介绍一下您代表谁的家长?


T’Challa:老师您好。我是Erik的哥哥,我是T’Challa。


Thor:老师您好,我是Thor,我的弟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Loki。


Arthur:老师您好,我弟弟Orm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哥哥就是我本人Arthur。


Thor:……


Arthur:……




学校发生了一起失窃事件,所以我们希望跟各位家长了解一下情况。我们失窃的东西是……


Thor(立刻打断):一定是Erik。


T’Challa和Arthur一起惊奇地望着Thor。


Thor:因为T’Challa是我们中唯一一个在下面的。他管不了Erik。


Arthur(恍然大悟并立刻点头):是的,他是哥哥界的耻辱。


Thor:也是国王届的耻辱。


Arthur:啧啧啧。


Thor:啧啧啧。


T’Challa(怒视):……




呃,各位家长……


T’Challa(突然发言):Thor,你是在上面没错,但是你真的能管得住你的弟弟Loki?是否需要我出具翔实的外科检查记录帮你回忆一下,雷神1中你的肾部,雷神2中你的肾部,以及雷神3中你的肾部?


Arthur(立刻点头):很有道理。


T’Challa(回视Arthur):而海洋领主Arthur你,是否需要我提醒你?你之所以没有在几百万海民眼前被你的弟弟钉在石柱上,纯粹是你曾经的弟妹救了你。


Arthur:……


Arthur(向Thor窃窃私语):是谁说这位国王性格温和来着?


Thor:你知道,说起上面和下面的问题他总是格外敏感。




好的,那让我们先来谈谈我们丢失的……


T’Challa:我认为不管丢失了什么,都不太可能是Erik干的。


Arthur(再次对Thor窃窃私语):你真不应该惹他,他都已经学会抢答了。


Thor:说说你的理由,T’Challa。


T’Challa:因为我们家有钱。


Thor:……


Arthur:……




各位,我们丢失的物品可能并不属于用钱能够购买的范畴,这是一项最新科技……


T’Challa:那我们家可能拥有专利。


Thor:……


Arthur:……


Thor:T’Challa,我错了,别再耿耿于怀了,你是Top,你是天底下第一号大Top。


Arthur(突然激动):不,我才是。


Thor:……




如果你们愿意听听的话,我们丢失了一个生发头盔。


Thor:……


Arthur:……


T’Challa:哈!


Arthur:不是Orm,Orm是美国人。


Thor(怒视Arthur):但是他曾经出没于很多恐怖片的片场,他也许被吓的毛囊坏死。


Arthur:那么Loki呢?他那个长着两只大角的头盔,他也许被压的毛囊坏死。


Thor站起,对Arthur怒目而视。Arthur站起。


T’Challa站起,只有一米八的T’Challa夹在一米九的Thor和Arthur之间,脸与胸肌平视,试图分开他们。


T’Challa:两位国王,外面有很多记者,请我们不要搞出海陆空外交事件。




Thor(怒气冲冲地坐下):我需要再次申明,Loki没有任何偷窃的先例,请你们不要用有色眼睛……


Arthur(小声对T’Challa):他只是偷了宇宙魔方。


T’Challa露出尴尬且为难的笑容。


Arthur:而Orm就不一样了,Orm从小就接受了成为一名国王的训练。如果一定要说他偷了什么,那么……


T’Challa和Thor一起看向Arthur。


Arthur:他偷走了我的心。


T’Challa:……


Thor:……




Thor:伙计们,让我们回归正题。但是不论如何,我希望大家能够平心静气地回忆一下,也许是Erik想要拯救瓦坎达人民的发型,现在他们的发型很难融入Erik的脏辫文化。


T’Challa:他们不需要。瓦坎达很热。


Thor:那么也许亚特兰蒂斯需要这项技术,在海水中漂浮,越是拥有一头飘逸长发的人越容易受到瞩目。


Arthur:我觉得这一点对于阿斯加德同样适用,所有关于古希腊神话的电影里,大家都有着一头浓密的长发。


Thor:你不了解Loki。Loki没有改变国民这么远大的抱负,他只想排排话剧,吃吃葡萄。




打断一下。各位家长,我想了解一下,在12月24日这天,Loki、Erik和Orm他们分别在做什么。头盔是12月3号丢失的,如果我们能够了解他们的不在场证明……


Thor:糟糕,我和Loki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Arthur:你们为什么要在12月24日单独在一起?难道你和Loki还过圣诞节?你们和圣诞老人不属于一个神话体系。


T’Challa:恕我直言,你们两位也不属于一个漫画体系。




那么有其他不在场证明吗?


Thor:我可以去问问Steve,也许他听见了。因为Loki的声音总是很大。


T’Challa:……我希望你不要用这种问题折磨Steve。他那天晚上可能自己也在忙。


Arthur(突然激动):有道理,我也许得去问问维科。


T’Challa:……


Thor:真没看出来,Orm那小子长得浓眉大眼的,嗓子也那么好吗?


Arthur:Orm的音量足以在海水中传播,你们陆地人和他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而且,(骄傲地挺起胸脯,)我是世界第一TOP。


T’Challa:……




Thor:T’Challa,你该不会……?


T’Challa:各位,我们在学校……


Thor(拍着T’Challa的肩):没有证明人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们瓦坎达繁文缛节很多。


T’Challa:各位,我不想讨论我的私人生活,尤其是在这里,这很不合时宜……


Arthur:是的,也许是Erik那家伙不行。


T’Challa(脸色涨红):是因为瓦坎达的宫殿太大!




我已经了解各位的感受了。再次感谢各位,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各位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T’Challa:不是Erik干的。Erik是个好人。


Thor:不是Loki干的。可能是隔壁班Gamora给她爸爸灭霸偷的。灭霸是个秃子。


Arthur:不是Orm干的。我是世界第一TOP。




再见。




————————


如果有空的话,应该再写个坑哥者联盟,哈哈哈哈哈



Suai:

其实508看完后,内心特别翻腾。那种隐隐约约的悲剧伤感一直徘徊在心里。
汤导实在是个非常厉害的导演。闪电侠第一季播出在2014年。已经四年了,他什么都记得,对逆闪闪的理解和表达甚至超过了四年前。
四年前,放逆闪博穿过星际实验室,对着巴里微笑着走来,对他说,我们甚至不算敌人。
我觉得那一句就预言了所有逆闪闪的未来。
逆闪不是那种,我让你变成更好的英雄那种反派。
他的存在增加了闪电侠的复杂性。
所有的极速者反派里,只有他能够且愿意帮助巴里。
但所有极速者反派里,巴里最恨他。
其实逆闪问巴里你为什么最恨我,我也想问这个问题。
因为杀了Nora?
巴里在闪点里亲自求逆闪动手。因为巴里懂了自己命运的悲剧是他成为闪电侠必须付出的代价。而逆闪是促成这件事背后肮脏的行刑者。
巴里享受成为闪电侠带来的成就和责任。逆闪却成为他发泄成为闪电侠付出沉痛代价带来痛苦的出口。
你让我陷入这种痛苦,你造就我的悲剧命运,你让我如此痛苦,所以我恨你。
而事实是,这些痛苦促成他怜悯和善良的性格,促成他坚信正义的信仰。
背后无心插柳的推手逆闪,就成了闪电侠心中铭记痛苦的锚。因为这种痛苦促使他不断努力,为了避免其他家庭遭受同样的痛苦而付出。
我一直觉得剧闪内心的最大善良是在于他理解痛苦,他想保护他人免于痛苦。所以无数次他牺牲自己甘之如饴,因为他太理解痛苦。
所以逆闪电对他来说远不止是一个宿敌。他必须记恨逆闪超过所有人。因为记住逆闪他就更清晰的记住那种痛,那种恐惧,不幸,所有可怕的记忆,震慑一生的回忆。
逆闪电不明白对于闪电侠来说,他不是最糟的敌人。为什么闪电侠最恨他?
我想我有点明白了。因为闪电侠必须记住痛苦的起源。
逆闪曾说,我了解你,巴里艾伦,你永远不会快乐。
巴里心想那都是因为你!
但逆闪在犯下那些罪行时并没想到那是巴里一生不能快乐的根源。他只是以为闪电侠是个悲天悯人的笨蛋!
巴里心里知道,这都是因为逆闪的伤害。但他却没意识到因为这些伤害他才成为今日的闪电侠。愿意为了拯救他人献出一切,只为了避免悲剧重演。
巴里一边甘之如饴的受用来自于逆闪的馈赠和帮助。一边拼命提醒自己他有多罪大恶极。
2014年的逆闪当然不明白为什么巴里会这么恨他。因为他的巴里还幸福的蒙在鼓里,被哄的团团转。
2018年的巴里早就已经把痛苦在潜移默化里转变成动力,把逆闪当成了他痛苦记忆的锚。
每当需要他牺牲自己拯救别人时,他就不能袖手旁观。为什么不?
就像布鲁斯韦恩一样。为什么不能停止打击罪犯,为什么不能放弃哥谭。
不用多说你我心里都有答案。
逆闪电和闪电侠不仅互为镜像,他们还互相需要。逆闪需要恨闪电侠而得到继续下去的意义。
闪电侠也需要憎恨逆闪而记住那些痛苦和恐惧。促使他不断的坚持做正确与伟大的事情。

胡乱写的小论文,仅从TV闪电侠角度出发。如有不同意见概不接受反驳[doge]

[亚赫]纵然黑夜孤寂 白昼如焚

“如果唯有死亡能让爱情不灭,我愿以鲜血交换永不分离。”


竹下桃子。:

“赫菲斯提安。”


他这样唤他。




如今他似乎仍能回想起特洛伊温柔的阳光,树叶沙沙作响,亚里士多德的教诲,以及那个金发男孩。


那个马其顿少年。



他们在一起长大,因为赫菲斯提安比他要高,他就总
会撅着嘴说:“我总有一天会比你强壮。”
赫菲斯提安假装没看到他羡慕的眼神,拍拍他的头笑着说:“会的。”半晌他补了一句,“我会一直追随你的,亚历山大。”



他做到了。



他跟随了亚历山大二十年。
在这二十年间他们一直亲密无间。
即使战乱他也从未放开过他的手。



“你会没事的,赫菲斯提安,我在这。”



他结婚那天,即使只是政治婚姻,但赫菲斯提安仍然很伤心。


他第一次看到那样的他。
一头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俊美的脸颊失了神色,不复往昔。
他还装作不在乎的送了他一个戒指。
亚历山大又心疼又想笑,于是他吻了他,说道。
“我发誓我会永远带着他。”



那次他们击败大流士,闯入波斯王宫。
波斯王后颤颤巍巍的出来,却将赫菲斯提安误认做了他。
他微笑着扶起吓的僵住的王后:“夫人,你没有认错,赫菲斯提安就是亚历山大。”



“为什么我要娶那位公主。”
“如果我们娶了一对姐妹,赫菲斯提安,我们的孩子会有相似的血缘。”



是啊,他爱他,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于是他不肯接受他的死亡。



他就那么抱着他的尸体,哭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陷入了癫狂,曾经那个横扫亚洲的帝王不复存在。



他吊死了主治医师,把他钉上了十字架,大肆屠城,把所有建筑都涂成了黑色。



他说每杀一个人就是在给赫菲斯提安献祭。



他用冷血掩饰自己的内心。



“求你不要走,赫菲斯提安,我答应给你的神庙还没有开始建,我求你不要死好吗。”



他就趴在他的冰棺前,哭的撕心裂肺,赫菲斯提安仍然那样美,穿着金缕衣,苍白的脸色,双手叠放在胸前,像个圣洁的天使。



他割下自己的一缕长发,代替自己陪他入殓,他的房间也从此摆满了赫菲斯提安大大小小的雕像。



就像从前那样,就像赫菲斯提安还在他身边,笑着嘲讽他的身高。



赫菲斯提安的葬礼空前的豪华,亚历山大为他请求了神的礼节献祭,修建他的神庙和雕像,甚至熄灭了巴比伦神庙里的圣火。



他没有把赫菲斯提安当成一位宠妃,而是真正的皇帝。



正如他所说的,亚历山大就是赫菲斯提安。



“伊斯坎达尔,你在想些什么?”那个波斯少年这样问他。
亚历山大摇摇头,望着雕塑那熟悉的笑容,以及面前少年同样俊美的脸庞。
他知道巴高斯有多爱他,他也喜欢这个单纯的少年。
但他终究不是赫菲斯提安。
那个值得他用一生去爱的人已经死了。



亚历山大死于八个月后。
他没有一丝迟疑的饮下毒酒,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他在人世间最后一缕目光留给了墙角小小的雕像。



“等我,赫菲斯提安,我去陪你了。”



亚历山大兑现了他的诺言。



“如果你先倒下,赫菲斯提安,即使马其顿会失去国王,我也会为你复仇,然后追随你去冥府。”



阿喀琉斯和帕特洛克罗斯,历史总是神一般的相似。




[如果唯有死亡才能让爱情不灭,我愿以鲜血交换永不分离]






怕痛?那就别爱

不白白先生:

我暂时没写过by现实向的东西,但是最近总看到类似“好怕现在磕的糖变成以后的刀子,by最终肯定是be”云云……时差党睡不着觉,心跳380迈,忍不住想稍微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我本身不太爱做这样的事。


先不说谁都预测不到下一秒钟会发生的事,那最终的大结局呢,等大家全都头发白了,牙齿掉光再坐下来谈谈吧。


其次现在有糖吃还不够好吗?某些圈子的朋友等了很多年就为了盼一次同框而已,却仍然等不到。


喜欢一个人,喜欢一对人,喜欢一段感情,一定及时行乐,保证真情实感,大忌患得患失。


我的一个朋友曾说过,“所有的rps cp注定都是意难平。”她饭的那对确实是,于是意难平到茶饭不思,还在天天拿着放大镜审视单人新照片,预备从牙缝里面抠糖,她要是有缘分坐上by这艘豪华爱情邮轮,怕是做梦都要笑醒。


另外,来点畜生发言:退一万步讲,即使一切真相是假,是我们的意难平,但对于很多男生来说,他们是真的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对着女人却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渣男都该下地狱!!坚决畜生到底↓


所以,最后——在哥哥弟弟这儿还不足以要命吗?他们是同事、是兄弟、是挚友、是家人、是爱人,是即便子孙满堂,但无论何时何地,当哥哥想翻墙却爬不过去的时候,弟弟会用双手直接托住他的脚,和他一起翻过去,一起去看看墙外另一边是什么好景色。


现在你问我,by是爱情吗?我半秒钟犹豫都不会有,当然是,但又不全是。


小女孩儿总要纯纯的爱情,事实上纯爱易逝且不堪一击,一不留神就闹到死生不复相见。


如果亲情、友情、爱情全部混在一起,这多好啊,只有他们身在其中才能明白的特别,多美妙、多牢固。


怕痛?那你就不要爱。


勇敢去爱就是了。



Serenity:

我在这个post里说过这几章漫画的名字都是歌名,而且是都是听起来像爱情歌但是细看歌词是关于跟踪狂的歌。都是很适合Eobard的歌。



Every Breat You Take by the Police. 1983. 一个很经典的歌。要注意的歌词是:


你的每一次呼吸 Every breath you take
你的每一个动作 Every move you make
你的每一次食言 Every bond you break
你的一举一动    Every step you take
我都在注视著你 I'll be watcing you



One Way or Another by Blondie. 1978. 也是一个经典的歌。要注意的歌词是:


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 One way or another, I'm gonna find ya'
我会赢得你, 赢得你, 赢得你    I'm gonna get ya', get ya', get ya', get ya'
用这种那种方法,我会赢得你 One way or another, I'm gonna win ya'
我会赢得你, 赢得你, 赢得你    I'll get ya', I'll get ya'

I Will Possess Your Heart by Death Cab for Cutie. 2008. 要注意的歌词是:


有些天你的窗外                   There are days when outside your window


我看到我窗中慢慢走过的反射  I see my reflection as I slowly pass


我渴望这个镜像的观点           And I long for this mirrored perspective


当我们成为恋人,终于是恋人      When we'll be lovers, lovers at last


你必须花点时间,亲爱的         You gotta spend some time, love
你必须和我一起度过一段时间   You gotta spend some time with me
我知道你会发现爱情               And I know that you'll find love
我会拥有你的心                     I will possess your heart




官方逼死同人。

秧苗儿:

采访是真的毒,把网上对杨的所有误解和恶意摆到了明面上。采访者的恶意也是在字里行间蹭蹭蹭往外冒。

"看导演前面说了很多他拍戏时发生的事情,我的内心都很平静,但是看到导演最后说了一句,意思是他平日不拍戏时,头发一丝不乱,小风吹着,小仙人似的时,不知为何,眼眶一热。"